您当前位置: 圣才学习网首页 >> 中文类 >> 孔子学院

成都教师印度教中文,谈中外差异

扫码手机阅读
用圣才电子书APP或微信扫一扫,在手机上阅读本文,也可分享给你的朋友。
评论(0

  

  中国文化正在逐步被世界所认知,许多国家纷纷开办了中文课程,下面是中国教师在印度教授中文的相关资讯,欢迎大家点击查看。

 

  “在外国被习大大接见,心都快跳出来了”

 

  

 

  姓名:郭阳萌

 

  年龄:29岁

 

  籍贯:西安

 

  职业:成都武侯区棕北中学教师

 

  2014年1月,被选派至印度从事汉语教学和中华文化传播工作,为期两年。

 

  背景

 

  2013年,中国国家汉办与印度中等教育委员会(CBSE)签署合作备忘录,根据文件精神选拔22名教师赴印度中等教育委员会下属学校从事汉语教学和中华文化传播工作,为期两年。

 

  这是新中国成立以来首批大规模派赴印度的汉教力量,22位教师分布在德拉顿、古尔冈、加济阿巴德、德里、诺伊达、斋普尔、孟买、莱布尔、班加罗尔和加尔各答等印度10大城市22所学校。

 

  成都市武侯区棕北中学教师郭阳萌被成功录取为赴印公派教师成员,2014年1月17日踏上印度土地,当月19日起在新德里西北部地区KIIT WORLD SCHOOL 任教。

 

  印度,德里Pitampura地区。落日的余晖懒懒地笼在街角,一群牛慢慢悠悠拐着弯,郭阳萌自然地伸手,像当地人一样,摸摸牛的头顶,又摸摸自己的头,内心变得无比宁静……卸下一天的疲惫后,他正往家走。今晚,热情的房东大叔说不定会请他吃馅饼。

 

  2014年1月,27岁的成都棕北中学教师郭阳萌作为中国首批派赴印度的汉语教师,来到这里。如今,教画画的他,已经可以用印度语与小贩砍价,敢摸牛的头,甚至还学会了印度人的必备技能“扒火车”……

 

  转眼就过了两年,郭阳萌快要回国了。6日,中国驻印度全权特命大使乐玉成先生,在大使官邸为即将结束任期的国家汉办公派教师举行送行会。

 

  西游

 

  重复唐玄奘行途轨迹是缘分

 

  郭阳萌是西安人,从小耳濡目染唐玄奘西行取经故事。

 

  郭阳萌从小就对文化艺术很有兴趣,在西安美院油画专业本科毕业后,又去陕西师大进修了艺术学硕士。

 

  毕业那年,武侯区教育局去学校宣讲,郭阳萌的外公外婆都在成都,于是欣然应聘,成了棕北中学一名美术老师。第二年,通过学校知道了国家汉办正在选拔教师去印度教学。

 

  “我很想去,你知道我长在西安,熟悉大雁塔,那是唐玄奘回来讲经传道的地方,我想去印度,那是个神秘却充满诱惑的地方。”虽然是坐飞机,虽然是从成都出发,但郭阳萌仍然觉得自己在重复着唐玄奘的行途轨迹,“那个时候他将印度文化带回中国,这个时候我们将中国文化带到印度,我觉得是缘分。”

 

  经历过层层考核之后,2014年1月17日,带着满腔的热情和憧憬,郭阳萌踏上了印度的土地。

 

  授课

 

  天气热,印度学校下午不上课

 

  早上6点半,郭阳萌从床上爬起,开始做饭。出门,拦一辆人力三轮车,再转公交,到学校门口。

 

  

 

  郭阳萌在课堂上

 

  

 

  郭阳萌教印度学生写毛笔字

 

  每天,郭阳萌有四节汉语课,有时碰到当地教师请假,也会临时接到代课任务。学校每周一设有一小时的主题Club课程,每个教师的Club都有各自的主题,由学生们自由选择。美术出身的郭阳萌开设了Chinese Art Club(中国艺术课),教中国绘画、剪纸、书法等。郭阳萌的Chinese Art Club是全校最受欢迎的。

 

  不过,印度学校上课有时也让他不解和抓狂。印度学校规定上课时间是早上8点到下午1点半,11点半会有20分钟的午餐时间。其间学生是不能擅自离开教室的。要上厕所怎么办?每个班级老师手里有一张卡,上厕所必须向老师申请才能离开,“回来以后把卡交给老师,下一位要上厕所的同学才可以申请。”好在,由于天气炎热,下午是不需要上学的。

 

  师生

 

  印度孩子喜欢吃糖,喜欢分享

 

  2014年12月20日早上,郭阳萌向往常一样去上课。班上有学法语和汉语的学生,他要带着学汉语的学生去其他教室上课。却发现,楼道口,法语老师和班长已经在那儿等他了。

 

  刚迈进教室,学生们盯着他,满脸笑盈盈,齐声叫“happy birthday”。接着,又来了一声汉语的“生日快乐”,和法语的生日快乐。“我站在那里,心里的感觉不知怎么描述,开心又震惊。”郭阳萌说。

 

  学生们欢呼着涌上来送汉字贺卡和小礼物,还端出了蛋糕,蛋糕上写着他的名字,然后又唱起了汉语生日歌。

 

  “印度的孩子们本身就很喜欢分享,相较国内学生在课堂上的害羞,他们比较西化,很敢于表现自己,很活泼。”郭阳萌说,过生日的孩子会带一袋糖来学校,分给班上的老师和学生,“他们特别喜欢吃糖,糖简直无处不在。”

 

  最难忘的事情

 

  2014年9月,在遥远的异国他乡印度,郭阳萌见到了他的陕西老乡。这老乡来头不小,他是国家主席习近平。

 

  那一年9月19日,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访问印度,在首都新德里接见了支教的汉语教师代表。郭阳萌接到通知时,兴奋得辗转难眠。

 

  被习大大接见

 

  鼓励我们做两国友好使者

 

  见面时间是上午10点,9点钟,郭阳萌和同伴们就已经到了酒店会议厅,按队形排好,他站在第二排,紧张得脑子一片空白,只是机械地听着指挥。

 

  “还有5分钟主席就进来了。”不知道谁说了这么一句,全场突然静了下来。郭阳萌觉得自己的心在砰砰狂跳,手心已经冒汗了,深怕错过了习主席进来的那一瞬间。

 

  几分钟的等候,他感觉过了一个世纪。终于,习近平、彭丽媛一行走了进来,掌声响起,郭阳萌回过神来,赶紧鼓掌。习近平与坐在第一排的教师握手,“主席精神抖擞,彭丽媛特别漂亮,比在电视上看到的还要漂亮。”郭阳萌和彭丽媛之间虽然隔着一个人,但彭丽媛注意到他,含笑着朝他点了点头,他激动得心要跳出来了。

 

  大家就坐、拍照,习近平讲话。“习大大讲了中印两国历史和当代的交流情况,鼓励我们做推动两国发展的友好使者,国家软实力传播的践行者。”郭阳萌回忆起那个时刻,还是觉得很激动,“这种近距离接触国家领导人的机会,这辈子恐怕不会再有第二次了。”

 

  这次印度之行,搭建两国文化交流的桥梁真的成为了他的目标。“两年印度生活,我觉得这里是我的第二个故乡,很希望我们两个国家和人民之间能有更多的沟通和了解。”郭阳萌告诉记者,他已经向棕北中学提出过申请,希望能邀请印度学校的师生来成都。

 

  “能去印度当老师传播中国文化我很骄傲,棕北中学是国家汉办汉推基地学校,丁世明校长很支持国际交流,我们还希望能开设网络瑜伽课程,让印度师生可以和成都的师生们零距离交流。”郭阳萌说。

 

  最搞笑的事情

 

  学印度人扒火车,很爽!

 

  印度学校一个月休息两天,第一个礼拜的周六和最后一个礼拜的周六。这天是休息日,上午7点,郭阳萌从睡梦中醒来,洗脸,刷牙,吃早饭,开始洗衣服和收拾屋子。中午学校的老师会过来吃饭。郭阳萌收拾完,下楼去菜市场买了土豆、面条和茄子。Ravi喜欢吃中国炒面,还喜欢酸辣土豆丝和鱼香茄子。Abiswa则喜欢做印度菜肴,他知道郭阳萌爱吃马萨拉风味鸡肉手抓饭。

 

  

 

  郭阳萌对印度文化和建筑很感兴趣

 

  下午,郭阳萌去了附近的一家博物馆晃荡。除了做美食、在城市里漫步,他大量的时间蹲在美术馆、博物馆里,像一个老学究一样。他在研究印度的一种传统绘画细密画,他的专业使得他对这个非常感兴趣。国内关于细密画的研究非常少,郭阳萌在博物馆里弄到了大批的第一手资料,“回成都以后好好整理,看能不能发表。”

 

  有长假时,郭阳萌便开启旅游模式。两年来,他游历了印度15个大大小小的城市。“在西姆拉,印度小伙子还手把手教我扒火车。”郭阳萌说。

 

  近年大热的印度励志片《三傻大闹宝莱坞》中主角兰彻的隐居地就是西姆拉,这个城市在德里的北部。没有火车直达,只有坐汽车。西姆拉是山地地形,去各景区坐小车比较方便。

 

  郭阳萌在火车站买了到summer hill的票,五分钟后发车。“上了车我才发现,其实票买或不买,都能上车,很多印度人不买票,瞅哪节顺眼,抬腿就上了。”由于是盘山路,难免要穿山洞,每次黑暗穿越,整趟车的小伙子们都会狼嚎欢呼,最后忍不住他也嚎了,可惜对面坐的老人异样眼光,逼迫他不得不闭嘴了。

 

  “你从哪里来?””中国。”火车摇来摇去,就把郭阳萌和几个小伙子摇熟络了,手把手教他印式扒火车技法。

 

  “你看,用左手扒着车门栏杆,然后身子探出车外。你可以肆意呼喊,特别棒。”郭阳萌尝试着伸出车外,列车向下俯冲,风浪特别大,将肥肥的印度灯笼裤吹得鼓鼓的,一下子把闷热赶跑了。

 

  “其实看到印度人扒车不用大惊小怪,这里的火车在进站时开得很慢,抬个腿就上了,而且身体伸到外面,真的特别舒服。”郭阳萌感叹,这才是“风一样的男子”,跟拍电影一样。

 

  对话

 

  印度不是我们想象的那样

 

  关键词 / 中国制造

 

  华西都市报:在印度教中文会不会比较困难?孩子们对中文的热情高吗?

 

  郭阳萌:其实,印度的中国元素非常多,在全球化时代,到处都是中国制造。比如,我就在地铁上看到有人拎着中国生产的瑜伽垫。

 

  第一堂汉语课,孩子们对汉语的好奇感就让我吃惊,他们争先恐后地希望获得汉语名字,生活中涉及的中国产品商标、文具、电器甚至糖果上的汉字都会向我提问,不会放过任何一个了解中国的机会。

 

  关键词 / 文化差异

 

  华西都市报:你说中国与印度之间需要沟通和了解,这种文化差异特别大吗?

 

  郭阳萌:举一个小例子,我在印度家住二楼,但印度人称为First floor(第一层楼), 楼下是房东家,房东很好客,经常邀我去他家蹭饭。有一次,我跟他择菜聊天,一把新鲜的菠菜,他从菠菜叶尾切断,只要菜叶,我很惊讶,因为按照中国菜烹饪常理,菠菜的菜茎和菜叶都是可食用的,所谓“红嘴绿鹦哥”。但房东表示印度菜只要叶子,茎干是不会吃的。

 

  我想,很多事情都像择菜,关注的点不同,取舍之间相差甚远,但从各自的烹饪方法看来,却又都是合理的。菜还是那把菜,只是做菜的人不同罢了。因此,我们当然需要相互的尊重和了解。

 

  更多精彩敬请关注<<<

小编工资已与此挂钩!一一分钱!求打赏↓ ↓ ↓

如果你喜欢本文章,请赐赏:

已赐赏的人
最新评论(共0条)评论一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