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时期文学与五四的关系:

扫码手机阅读
用圣才电子书APP或微信扫一扫,在手机上阅读本文,也可分享给你的朋友。
评论(0
新时期文学与五四的关系:
  新时期文学现代性又与“五四”时期文学在文学传统上有着深厚的继承关系。这种继承关系不仅体现在新时期文学复活了五四作家的启蒙责任和文人意识,重建了五四时期人的文学的立场,还体现在其种种失误与五四文学千丝万缕的渊源。
  五四的核心价值是以人与自我为本体的人性解放运动。新时期伊始,以现代理性精神为主体,以科学理性与人本理性为旗帜,文学以超前的姿态自觉衔接了“五四”以“民主”和“科学”为核心内容的诉求。
  小说方面:
  在以刘心武的《班主任》为先声的“伤痕文学”中,我们听到了耳熟能详的五四呐喊声,作家将描写视线重回对人的拯救的之上,标志着人文价值的重塑的开始。文学回到了五四时期“人的文学”的起点之上。
  以高晓声的《李顺大造屋》、“陈奂生上城”为代表的“反思文学”承接了“伤痕文学”的思想,试图从“文革”,甚至“十七年”的历史事实中寻找反人性、反文明、反人道的根源,从而找回失落的人性基点。反思文学的思想意识建立在重新恢复人的地位和尊严的基点上,从这一点上来说是意义深远的。
  五四时期的先锋派是跟传统断裂的,存在文化“全盘西化”的历史弊病,80年代的先锋派也是如此。它是西方现代主义文学引进的产物,但由于缺乏对传统的继承,因此在昙花一现之后很快丧失了影响力。
  而新写实小说走近了平民的文学样式,关注了自然人性和底层关怀的叙述层面,但是模糊了对人文价值的判断。
  诗歌方面:
  五四新诗作为一种崭新的文学样式,是从千年陈腐的文学诗歌的枷锁中挣脱出来的。新时期,文革之后缺乏个性模式单一单调沉寂的诗坛的时代背景,使新时期的诗歌像它的先驱“五四”新诗一样,注定“先天”具有革命性品格。它接通了五四以来被阻断隔绝了三十年的艺术之源。朦胧诗对封建思想和国民性的批判, 正是“五四”新文学未完成的主题, 并且它在启蒙主义的人文精神和艺术探索的创新两个方面,实现了当代文学与“五四”新文学的链接。迎来了“五四”精神的全面复苏和回归。体现在:
  1. 人道主义的回归
  充满人道主义的人性关怀是五四新文学的基本精神。朦胧诗的出现回归了这一传统。舒婷《双桅船》、北岛《宣告》等作品大都追求个人精神的重现,充分表现着人道主义精神。顾城以一个纯粹的诗人,更在其诗作中抒发了对生命意义的本能歌唱,其诗歌创作的“自我”所显示的诗人的主体意识,饱含着对人性复归自然地愿望。另外,朦胧诗中还有许多的诗表现了人的意识的觉醒,人道主义精神的张扬。如舒婷的《神女峰》、《致橡树》,顾城的《我是一个任性的孩子》等。
  2. 精英意识的重现
  以鲁迅为代表的五四时期的知识分子关注现实,希望以思想的革命改变当时社会落后、人民思想愚昧的现状。朦胧诗从文革的思想废墟中艰难地“崛起”,显现出了与“五四”知识分子们同样甚至更大的勇气,更坚毅的批判精神与更深沉的忧患意识。
  北岛愤怒地呼号“我不相信”,以一种强烈的主体精神向世界发出挑战, 展露出来一种高昂的精英意识。“未来人们凝视的眼睛。”也表达了诗人开拓美好未来的使命感和坚定的信念。此外,江河杨炼等人的史诗作品中所表现的高度的种族文化意识,也是一种精英意识的自觉。
  3. 女性意识的觉醒
  五四运动撼动了中国几千年的传统封建思想,一些新女性追求自主、独立、个性解放。朦胧诗超越了这一意识的崛起。舒婷的《致橡树》:“我如果爱你———/ 绝不像攀援的凌霄花/ 借你的高枝炫耀自己;/ 我必须是你近旁的一株木棉/ 作为树的形象和你站在一起”强调了女性的独立意识,而《神女峰》借爱情的主题反叛对人性压抑的传统文化,批判了传统的女性贞节观,肯定了女性对人生幸福的现实追求。这些作品从女性意识的复苏表现了人的觉醒。
  新时期文学各个文学流派在各自的发展中都承袭了 五四时期的存在,并感染了一代人中途断裂了的“启蒙责任”,但由于自身存在的缺陷和不足,没有能力挽时代的浪潮,完成人性解放的历史任务。
  

小编工资已与此挂钩!一一分钱!求打赏↓ ↓ ↓

如果你喜欢本文章,请赐赏:

已赐赏的人
最新评论(共0条)评论一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