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 圣才学习网首页 >> 中文类 >> 文学理论

中国古代文论纲要思考题 第六章 明清小说理论

扫码手机阅读
用圣才电子书APP或微信扫一扫,在手机上阅读本文,也可分享给你的朋友。
评论(0
 
  五十、明清小说理论的基本内容。
 
  (1)中国小说理论滥觞于先秦两汉,一直到宋元时期,发展都很缓慢。汉代已出现作为正式理论概念的“小说”,六朝至隋唐的小说概念也大体继承班固《汉书•艺文志》的说法,但其内容庞杂。宋代人对唐传奇和宋话本的艺术特征也有了初步的认识。明代则开始形成作为文学范畴的“小说”的一些基本理论,清代则进一步加以完善并推向了理论高潮,出现了金圣叹、张竹坡、毛宗岗等一批杰出的小说批评家。
 
  (2)特征论。把握小说的文学特征,首先要确立小说作为文学文体的独立性,这是明清小说理论得以展开的立足点和出发点。这些特点归纳起来大致有三点:虚构性,文采性和真实性。
 
  (3)语言论。小说语言大体可分为叙事语言与人物语言,明清小说理论家要求叙事语言准确、简洁、细腻,要求人物语言做到个性化与口语化的结合。
 
  (4)情节论。明清小说理论家对于情节的结构与安排,最重视的是有机整体性和情节的完整性问题,主要通过对创作技巧的总结加以体现。情节叙述涉及“叙事时间”与“叙事角度”两个基本问题,同时也与叙事节奏感相关。
 
  (5)人物特征论。宋代赵令畤和刘辰翁开始将“传神论”引入小说领域,是中国小说人物形象论的肇端。明清小说理论家的人物传神论,认为首先就是要通过外在可见的外貌言行,写出内在不可见的品德、气质、性格和心理活动等;其次要传神与“传真”的统一;第三要注意细节的传神,重在传达当时的一种心理或状态,而整体上的传神则是指对人物性格的总体性把握。“传神论”向“性格论”的发展,体现了理论家对人物形象塑造的美学认识的进一步明晰化与深化。
 
  (6)功能论。主要分两点:第一是史鉴功能。多位史鉴功能,主要在于箴谏规诲、观知风俗民情,达到兴化政治,有补于教化的目的。第二是审美功能,主要体现在强烈的艺术感染力,以趣味性吸引读者。功能论是建立在对小说特征的认识的基础之上的。
 
  (7)明清是小说理论自觉的时代,出现了众多的小说理论家以及不少论述小说理论问题的文章,成为中国小说理论形成、发展和繁荣的时代,并初步建立起一个较为完整的包括特征论、创作论、功能论等内容的理论构架,与当时的小说创作实践是基本适应的。而当时的理论思维与艺术鉴赏的感性直觉紧密相连的特点,说明系统的逻辑思辨能力尚未得到充分展开。
 
  五十一、简述古代小说理论的发展轨迹。
 
  (1)中国小说理论滥觞于先秦两汉。当时的神话传说、寓言故事及史传文学等已具备了小说的某些要素和特征,一些零散的论述,对后来的小说理论和创作也发生了影响。
 
  (2)汉代已出现作为正式理论概念的“小说”。此前所谓“小说”都从本质上不具备后代作为文体的小说的概念。汉代已出现了“小说家”,桓谭《新论》对小说的文体特点作了初步归纳。其后班固《汉书•艺文志》对“小说”的解释,虽将之纳入“小道”的范围,但影响深远。汉魏六朝至隋唐对小说的理解,基本上继承了班固的观点。此时的小说内涵庞杂,包括了文学性与非文学性的作品。
 
  (3)宋代人对唐传奇和宋话本的艺术特征也有了初步的认识。认为它们具备较为明显的故事性、传奇性、趣味性,这种理解已相当接近现代小说概念了。
 
  (4)明代则开始形成作为文学范畴的“小说”的一些基本理论,清代则进一步加以完善并推向了理论高潮,出现了金圣叹、张竹坡、毛宗岗等一批杰出的小说批评家。小说理论在明清两代开始步入繁荣和成熟阶段,并初步建立起一个较为完整的包括特征论、创作论、功能论等内容的理论构架,与当时的小说创作实践是基本适应的。而当时的理论思维与艺术鉴赏的感性直觉紧密相连的特点,说明系统的逻辑思辨能力尚未得到充分展开。
 
  五十二、明清小说特征论的主要内容。
 
  (1)把握小说的文学特征,首先要确立小说作为文学文体的独立性,这是明清小说理论得以展开的立足点和出发点。这些特点归纳起来大致有三点:虚构性,文采性和真实性。
 
  (2)明清小说理论家注意区别小说与其它文学样式的不同,认为以传奇为代表的小说是文人对“物”对“事”创造性加工的产物,具有虚构性,不能简单要求“实录”的原则,在语言风格上讲究文采词华。划分小说与史传之间的界限,是明清小说理论家对小说基本特征的认识与把握的标志。
 
  (3)明清小说理论家对小说文学真实性的理解更为深入,所谓真实主要是指小说体现了现实生活内在的逻辑性和必然性,不是简单的生活真实。大致要求文学虚构性与文学真实性的统一。
 
  (4)对于小说作为文学内部的独立之一体的特殊性质的认识,明清小说理论家主要是通过对小说的三个要素——即语言、情节、人物的论述,进一步加以揭示,构成了明清小说理论的主体部分。
 
  五十三、李贽的小说理论。
 
  (1)李贽曾评点《西厢记》、《水浒传》等戏曲小说多部。
 
  (2)李贽文学理论的核心就是“童心说”。所谓童心就是真心、初心。这是针对假道学和假诗文而言的,提倡顺乎人的自然本性,并以此作为倡导小说戏曲的理论基础。
 
  (3)李贽关于小说的理论主要集中在评论《水浒传》上,他明确肯定了《水浒传》“发愤之所作”的精神,拟之如《史记》。他在司马迁“发愤著书”说的基础上,扩展了书法怨愤的蕴含,重在忧虑国家和民族的命运和忠义英雄的揭竿呐喊,超出了此前“立言传世”的意思。同时,他的这一说法是针对封建社会不合理的黑暗现实而言的。
 
  (4)通过对《水浒传》的具体评点,对《水浒传》的性格论、真实论、技巧论等提出了许多重要的理论,并对此后的小说评点及小说理论产生了深远的影响。
 
  五十四、童心说。
 
  (1)“童心说”是李贽文学理论的核心。所谓童心就是真心,是“绝假纯真”“最初一念之本心”。从文学创作的角度来说,童心”就是写出优秀作品的基本条件。
 
  (2童心说”具有很强的历史针对性,其意义在于:其一,锋芒直指盛行于世的假道学和假诗文,他把失却童心的根源归咎于儒家经典和程朱理学,要求文学创作要针砭现实、抒发衷情,这是对复古主义文学的有力批判;其二,提倡顺乎人的自然本性。要求在一定程度上摆脱封建道德规范和理学的束缚,任凭个性和才情的自由发展,在文学创作上要表现真情实感,顺乎自然人性;其三,重视和倡导小说戏曲,他把《西厢记》和《水浒传》看作是“天下之至文”,并把小说戏曲看作是明代文学的代表,这是对传统文学观念的一个突破。
 
  五十四、金圣叹的小说理论批评的主要内容。
 
  (1)金圣叹曾批点《水浒传》、《西厢记》等书。他继承了前人的评点传统,并把这一中国独特的理论著作形式推向成熟,使之体系化,对后世的小说理论和评点产生了深远的影响。
 
  (2)对《水浒传》思想内容的评价。金圣叹总体上存在着否定农民起义与同情人民疾苦的矛盾。他一方面掩盖小说中歌颂农民起义的思想,虚构“惊噩梦”情节,将梁山英雄一齐处斩;另一方面又承认“官逼民反”,罪在赃官酷吏。这与他思想上的矛盾是有联系。
 
  (3)《水浒传》创作论。金圣叹对《水浒传》的艺术成就作了精心的分析和很高的评价。性格论是金圣叹小说理论中最有创见的部分,他不仅首次把“性格”作为基本概念运用于小说批评,而且还对“性格”的内涵以及作品中如何塑造人物作了细致系统的阐述。在创作思维方面,金圣叹提出了“动心说”,要求作家之“心”要深入到作品的人物情景中去。金圣叹结合人物形象塑造问题,探讨了“格物——因缘生法”这一艺术思维理论,要求作家在自身丰富的生活经验的积累的基础上,对人物性格的形成及发展规律予以准确把握,同时,作家要进行真诚坦率的内省,深入人物内心,设身处地,以达到创造人物形象真实可信的目的。
 
  (4)《水浒传》技巧论。金圣叹对作家的写作经验作了许多分析,其中有不少合理的成份。他强调结构的完整性,作者“胸有全书”,才能将分散的文学材料熔铸称一个有机整体,尤其于人物出场顺序、情节线索贯穿中见出经营匠心。对于情节的犯避之妙,要求以“犯”求“避”,在相同或相似中求得差异。
 
  (5)金圣叹的技巧论,从具体“文法”的提出到理论阐释,尽管有不够周密之处,但总体上说,金圣叹的小说评点理论是相对系统和全面的,对小说创作和欣赏有一定的借鉴和启迪作用。
 
  五十五、毛宗岗的小说理论。
 
  (1)毛宗岗与其父亲毛纶共同完成了《三国演义》的修订与评点,他们的小说理论主要表现在《读三国志法》一文中。
 
  (2)重视人物形象的类型特点。他们认为《三国演义》的成就之一,就是把三国人物“写来各各出色”,特别是成功地刻画了诸葛亮、关羽、曹操三个主要人物的多种性格和才能的特点,并注意通过具体的情节和复杂的环境来多方面表现。
 
  (3)总结艺术形象塑造的经验。首先,《三国演义》的作者善于从尖锐激烈的矛盾斗争中可刻画人物形象;其次,《三国演义》的作者善于在刀光剑影中运用以少胜多的手法来刻画英雄;第三,毛宗岗父子还精心总结了用“正衬”、“反衬”以塑造英雄人物的方法。
 
  (4)强调作家与时代的关系。他们认为有了三国时期的“奇局”,才有演三国的“奇手”。把作品中人物的个性、命运和情节的错综复杂,同那一段特定时期风云变幻的历史生活结合起来,阐明了作家“奇手”与时代“奇局的关系。
 
  (5)概括了艺术结构的方法。毛氏父子第一次在小说理论中使用“结构”这一概念,认为小说结构要参照和依据自然和社会整体统一的规律,以创造出情节真实合理、人物活泼生动、主题鲜明突出的历史小说。主要结构之法有二:其一,首尾大照应,中间大关锁;其二,联络起结关目,尽变错综文势。
 
  五十六、张竹坡的小说理论。
 
  (1)张竹坡的小说理论主要见于他的《金瓶梅》评点。他是第一个对《金瓶梅》作全面分析并自成体系的批评家。
 
  (2)否定《金瓶梅》“淫书说”,肯定其为“世情书”、“泄愤书”。
 
  (3)论生活真实与艺术真实的关系。《金瓶梅》是以家庭生活为主的“世情小说”。张竹坡在评点中肯定了《金瓶梅》的写实成就,特别是在艺术真实方面所取得的成就。他要求把《金瓶梅》当“文章”看,而不能当“事实”看,即要用艺术真实的眼光来衡量作品,不能把作品当里流水账,以区别于生活真实。所以他要求作者深入观察生活,并且展开想象,专在一心”。
 
  (4)论典型人物性格的塑造。张竹坡认为《金瓶梅》塑造的人物具有性格化的特点,作者擅长运用对比和在人物的彼此关系中刻画人物,在同一事件、场景中,写出人物的不同反应,并注意通过个性化的语言来体现人物的性格。张竹坡概括的新方法主要有二:其一是出神入化的白描手法,即用简练的笔触勾勒出人物的动作和风貌;其二是环境对人物性格的影响,张竹坡说“读《金瓶》须看其大间架处”即是此意。
 
  (5)张竹坡还总结了《金瓶梅》在结构完整复杂上所取得的成就。
 
  五十七、脂砚斋评《石头记》的主要理论内容。
 
  (1)《石头记》是《红楼梦》的初名。在曹雪芹创作《红楼梦》时,有一群深相知赏的朋友,曾加以评点,这就是所谓《红楼梦》的“脂评”。它的作者是一个群体。今人俞平伯把所有评语汇集为《脂砚斋重评石头记》一书。
 
  (2)针对创作流弊,提倡创新意识。
 
  (3)强调“事之所无,理之必有”,要求真幻相辅,虚实相生,以期别开生面。要在貌似荒唐不经的艺术虚构和丰富想象中,寄寓生活的本质。
 
  (4)重视人物形象的刻画,尤其着眼于全新人物的创造。首先,脂评”指出“画神鬼易,画人物难”,塑造人物是小说家的中心难题;其次,强调人物描写的个性化,要“写一个人换一副笔墨,另出一花样”,指出曹雪芹多层次多角度多侧面地塑造人物形象的特点;第三,对典型化手法已有朦胧认识。
 
  (5)重视艺术技法的欣赏品味的研究。“脂评”指出小说创作从思想主题、立意命篇到剪裁布置,首先要求高屋建瓴,宏观把握;其次要注意微观的艺术分析。
 

小编工资已与此挂钩!一一分钱!求打赏↓ ↓ ↓

如果你喜欢本文章,请赐赏:

已赐赏的人
最新评论(共0条)评论一句